机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梅新育赶超还是被赶超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5:30 阅读: 来源:机箱厂家

梅新育:赶超还是被赶超

感谢会议主办方提供这个机会与大家交流,今天讲的主题是“赶超还是被赶超”。之所以提赶超还是被赶超,这是因为这是我们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目前面临的新挑战。应该说中国发展到现在这个水平是相当不容易,我原来本科学的是机械设计与制造,本科毕业设计的题目是豪华大客车后轮驱动桥的计算机辅助优化设计,那个时候本科学校是当时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唯一直属高校,那时候我们汽车业界热烈讨论的话题是我们第一个整车引进的乘用车合资项目年产量定在15万辆还是30万辆,那时候我们想着中国的制造业工业能够有一天赶上美国,心想这可能要等我儿子长大那一代才能看到。但是没有想到,我40来岁的时候就看到中国制造业总量已经超过美国,看到现在的中国已经是全世界制造业头号大国,而且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拥有联合国产业工业门类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中国的装备制造业产出去年占到全世界1/3,发展到现在非常不容易。但是中国能不能继续发展更上一层楼,接下来中国的命运前途是一跃成龙还是发展停滞,赶超不成反而被赶超,这是我们面临的关口。  这个问题绝对不是无足轻重的选择,回顾历史经历过经济起飞的国家是非常多的,但是修成正果的是非常少的。在上世纪70年代世行低收入国家行列里,经过40年时间,总共只有四个国家进入到了世行第一的高收入国家阶层。这四个国家里面有三个都是小岛国,因此算不得像样的国家,只有韩国一个国家,国土面积达到十万平方公里有上千万人口,这算是有一点代表性。中国目前一定程度上反而存在着被赶超风险,因为成本等方面上升,对以前的一些支柱产业竞争力构成削弱。

从历史来看,赶超不成反而被赶超的后发国家是相当多的。在印度,一说起来,中国人经常说阿三阿三非常鄙视的口吻,但是殊不知在此前的许多年份里,以至上百年的时间里,印度是傲视中国的现近代产业的发展。我们阿三范儿最严重的莫过于对印度火车开的嘲讽,一说印度最落后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火车上面坐满了外挂,挂满了人的照片。相比之下中国的高铁欧洲人坐了之后回去写了文章说,我到中国坐着中国的高铁感觉到好像是从未来开来的,中国铁路比印度先进太多。但是印度的铁路曾经比中国领先太多太多,印度的铁路是哪一年开始起步的?1850年也就是道光30年。那一年中国在干什么?广西金田村爆发太平天国起义,席卷中国30年内战。印度铁路建设起步比中国早30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印度属英属殖民地,印度铁路营运里程54700公里,中国大陆1949年新中国建立的时候整个中国大陆铁路营运里程21800公里,还不及一战之前印度铁路营运里程的一半。1978年我们改革开放起步的时候,中国铁路营运里程47000多公里,增长了1.4倍,但是还没有达到印度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期的铁路营运里程的长度。一直到1984年中国铁路营运里程达到54800公里才赶上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属印度铁路营运里程的长度。那时候我们的铁路营运速度没有赶上印度,印度在上世纪60年代末的时候已经在铁路主要干线全面开行了时速120公里的快车,1988年对部分铁路干线开始运营140时速的列车,中国一直到1997年4月1日第一次全国路网大提速的时候才在主要干线上开行时速120公里的列车。我们的铁路跟印度的铁路完全不是在一个层次上面。  印度曾经是雄心勃勃的情况,在建国初期主要工业品产量都是我们的好几倍,它的人均GDP是我们的差不多三倍。那时候印度雄心勃勃常常是不把中国放在眼里,1966年印度经济学家苏伦德拉帕特尔,用严密的数学计算得出结论,摆脱了英国殖民统治之后的印度将会大约30年内在人均收入上超过法国,随后就会超过美国。按照当时雄辩的计算验证,应该上世纪90年代印度的人均收入超过法国,21世纪初印度人均收入应该超过美国。现在是什么水平?印度人均收入大概是中国的1/5。上世纪50年代印度是全世界棉纺织工业第一大国,60年代被日本超过,现在跟我们相比差得非常远。  面对被赶超的风险,是什么东西可能导致中国被赶超?我总结应该是这样几个方面,第一经济增长模式转型思维方式的失误,比如投资率之争。第二,过剩产能调整失误而给竞争对手创造机会。第三,制度建设失误而恶化商业环境。  在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型当中常见这样几点,中国的投资率太高消耗率太低,过于依赖外需,内需不足等等,投资率抨击非常多,以至于铁公基在中国舆论语境当中被当作嘲讽的名词。但是中国的高投资率真的是罪过吗?我认为是错误的,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的经济增长能够脱离投资而存在,脱离投资没有强有力投资动员的经济体,它的经济增长必定是不可持续的。在这个方面当我们的媒体我们的舆论在嘲讽想要降低投资率的时候,而这一点恰恰是其它几乎所有经济体羡慕我们的地方。同样做梦都在想要赶超中国的印度,苏布拉曼尼安斯瓦米,他不是普通单纯的学者,他是哈佛的博士和客座教授,出过十多本中印方面的书,来中国访问大概20次,同时他在一线的印度高级政治家,曾经当过印度现在的执政党人民党的主席,当过印度政府的财政部长,他在2000年《前线》杂志上面明确说出来,中国与印度在2000年差距很大,但是如果印度在未来20年集中力量加快发展农业、信息产业、服务业和出口业,这一差距能够很快赶上。印度必须尽最大努力把投资率提高到30%,这是缩短与中国差距的最起码的条件。  印度在新世纪的投资率确实提高了很多。2001年印度的投资率储蓄率分别只有22.6%和22.9%,与同年中国资本形成率36.5%,差距13.9个百分点,2002年差距进一步扩大到14.9个百分点,2007年印度投资率和储蓄率分别达到37.7%的高峰,与同年中国资本形成率41.6%的差距缩小到3.9个百分点。随后几年在印度的投资率与中国资本生成率的差距再度拉开,印度投资率的绝对值仍然保持34.6%以上,比2001年提高了一半以上。全球经济增长率整体都在减速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够指望保持此前十年40%的投资率,如果把投资率下降太多以至于低于我们的竞争对手,那结论会是什么?不言而喻。大家说过剩产能是一个热门话题,压缩过剩产能对重复建设方面提出很多,但是重复建设不能纯粹从工艺设备角度测算最优经济规模,要按生存法判断。不能以过了一定的年限是否还有许多设备工厂被淘汰,要看这个时期里面它的投资是否已经收回而且赢得一定的利润,如果这样的目的达到了,即使厂子淘汰破产,这也是合理的在经济上面。这种重复建设在经济上面也是合理的。在判断产能是否过剩的时候,我们不能仅仅以国内市场判断是否过剩,尤其不能以箫条时期的国内市场判断是否过剩。要在开放的全球市场上,看海外的整个市场需求,是否与我们的产能匹配。尤其不能仅仅看到箫条时期,还要看到未来景气时期,产能能不能够为未来的景气时期做好准备。尤其我们被很多国家作为赶超对手目标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够给竞争对手拱手让出市场。  我在读本科学工科的时候的梦想,我从小在科研大院里面长大,我在工科系统毕业工作十年,觉得赶上西方发达国家好遥远。我40岁就看到中国的制造业产出超过了美国,中国能够赶超这么快,当然首先必须归功于我们的人民勤奋、智慧、有纪律,我们的领导坚强、明智。西方国家它自己自废武功是不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认为帮了非常大的忙。上世纪80年代西方流行引进国内的许多理论,后工业社会、朝阳产业、夕阳产业的划分,现在看非常感谢当时提出后工业社会、朝阳产业、夕阳产业划分的那些学者,是他们帮助西方自废武功,把这个产能转移到中国,让中国得到了发展空间,但是我绝对不希望20年后让印度人让越南人来感谢中国的学者帮他们很大的忙,那就是非常大的讽刺了。  现在可以感谢很多国家,很多国家想赶超中国,但是他们的法院、他们的政府系统帮我们的忙,让他们一个项目审批上马要N多年,比我们上马的时间长几倍。但是我们不能老寄希望于人家不前进,我们只能寄希望于我们自己有人家赶不上的优势,这才对。  制度建设误区,在制度建设误区方面突出强调法治国家,如果把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改革的决定和四中全会法治国家的决定结合起来看有重大的历史新机遇。我个人的看法,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改革的决定里面有这么一句话,2020年全面建成各方面比较成熟稳定的体制,今年四中全会强调法治国家,一切改革依法治国。当2020年全面大规模的改革时期结束,我们要进入体制各方面比较稳定的时期,正是因为如此才需要强调改革依法进行,建设法治国家。法治国家是我们要走向的一个目标,要进入的一个新时期,但是法治国家是什么,是不是意味着司法机关权力大幅度提升?这是一个普遍的误区。法治国家不是法院制度,如果那样的话,那可能真的是对我们自废武功了。  社会上流行的看法,认为一个独立的党派政治下议会政治,独立的司法体系有利于廉洁等等方面,但是这种说法是否忽视了一点,党派政治下面的议会立法机构,你的独立司法体系难道就不会腐败吗?实际上实行这样体制的国家和经济体里面,它的立法体系、司法体系的腐败比行政体系反而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效率方面同样是处理公共事务,行政主导的体制肯定比立法机构和司法机构要高得多,兼顾效率处理公共事务上面要兼顾效率上面它的行政体制它的动机更比立法和司法体系强得多。非常突出的一点,反腐败和稳增长能不能兼顾的问题上,我看行政指导的体系比立法指导的体系或者比司法体系要强得多。不管哪个主导的体制下面,日常经济生活、日常民生等等这些问题都是要行政部门来管理的,所以不管是反腐败也好还是其它也好,行政部门处理这些事情不会选择对自己稳增长做出很大的牺牲,如果对经济增长很大损害的话,行政系统肯定像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一定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但是立法部门相比之下就比较悠哉悠哉,口号响的越响越好。司法系统更不用在乎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反腐败没有对稳增长造成很大的损失,我们拿下了王宝森,拿下了陈希同,但是东方广场照样如期建成快速建成,我为刘志军同志感到遗憾,但是我们的高铁现在照样建起了一万多公里的网络,占全球的一半还多。  印度的反腐败搞出什么样?最高法院一纸命令2014年9月24日全国218个煤矿的开采证全部废掉了,印度经济最大的缺口是什么?能源电力的缺口。离不开火电,煤炭的缺口今年差不多要三亿吨。这种情况下面就是反腐败也反非法采煤,不能把煤矿关闭,这些煤矿虽然有错误,但是都是大企业开采,不是带水的煤。让它开采手续其它办齐了不行吗?非要这么管,这样一来10%的产能废掉了。如此疯狂的做法,在中国不可想象。  我非常感谢印度司法体系帮助我们削弱甚至摧毁力图想要把我们当头号竞争对手国家的国民经济基础,但是我绝对不希望我们的法治国家建设走到这个地步。市场化媒体权力的潜在误区,这些年一些打着环保旗号践踏知识的运动里面我们已经看得非常清楚。  想要讲的非常多,就讲到这里为止,我的博客和地址在大屏幕上,欢迎各位砸砖,有问题欢迎大家在下面进一步交流。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